黑虎阿奇

坑太多了...
现在吃轰出/胜出/轰出胜三大角
/但是其实主吹/产佐鸣啦

占tag致歉!
出本回血啦....
出掉一些闲置本子...
会随机塞无料和吧唧!
价格可以商量的!
平时超级爱惜了最近因为买新书架就把书整理出来了!
希望想要的姑娘务必联系我!

出本回下血!
占tag致歉

九月份才买的可以说很新了!

酿总的梦想之巢        72
     不浪漫者的情书   75
     wendin   + freak   30
 
可单买也可一起走
(一起走送无料或者吧唧)
也可小刀~

走闲鱼
救救孩子

想要的姑娘务必联系我!

是的!!超喜欢评论了!!!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陌陌今天不在家:

没错!

帅的一批红棠:

就是我了,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我会爱死你。

川南的戏:

是这样的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求助】我网恋了一年多女朋友是个货真价实的汉子

杰佣

ooc大王是我

知乎体


我真的是钢铁直男 【已关注】

是这样的....


去年暑假突然有一款聊天APP特别火,对...就是那款第五交友...啊啊啊评论里别问我为什么会用那种约炮软件啦!!是舍友安利的!!是舍友安利的!!是舍友安利的!!重要的话说三遍!


然后我一登上那个APP,就有一个女孩子过来和我聊天了....


对...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他是直接开语音和我说话的,开的变声器,声音变得特别特别软,我一看他当时的头像是个特别萌的小萝莉...我就,我就理所当然对他产生好感了嘛...


他当时是在附近的人找到我的,这个他倒是没有隐瞒...我也是因为这个附近的人的条件我才打算和他在一起的,毕竟奔现容易...


虽然是附近的人但是他当时保密工作做得真的非常非常好,我一提出见面吗,他就找各种理由堵塞,那些理由精密得我都挑不出来疑点,说什么不好意思啊今天我得多加两个多小时的补课了对不起呜呜呜我好想和你见面~这样的话,我那时候虽然心情不太舒服但是还很体贴地跟他说了声乖啊下次有机会的....


评论别笑了!!!!我知道我那时候很蠢很蠢啦!!!但是爱情使人变傻这句老话没听过吗!!!理解理解我好吗!!!


问我那时候为什么不找他曝照的....其实吧...我那时候声控来着...听见他那经历过变声器的软妹音我就觉得这么软的声音一点是个萌妹子啦,丑点也没关系,声音那么好听就行啦,我怎么会知道连妹子都不是啊!!!!


我....我当时真的沦陷了,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我不能否认,但两个男人在一起这件事,我还是....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啦....


评论里真香预警什么鬼!!!!


我真香锅铲杀敲你们的头哦!!


好吧,我继续讲了。


我倒是给他曝过照啦,其实本来那时候是要互相换照片的,但是他拿到我照片之后就一起吹我,说我好好看啊好好看之类的,弄得我有点害羞然后给他发 你喜欢就好啦 这样的话,就...就忘记找他曝照的事啦...


至于为什么我会发现他其实是男的..其实那时候我也打算没见面,那个时候熬夜打游戏黑眼圈特别严重,脸特别苍白,颜值很低...但是他那天给我打电话,说他要回宿舍了,晚上路上有点黑有点想和我说说话,我就说 好,其实那时候我有点饿想吃夜宵,就想着去楼下便利店买方便面解决一下,就直接穿着睡衣睡裤拖鞋和他连着语音就跑下楼了,我朋友也不多,也不怕被见到尴尬,但我维生素A不足晚上视力很差所以我又去拿了个眼镜带上...


评论里要我重新穿一次然后拍照私发给你的醒醒,现在已经中午了。


反正就是你们能脑补到多邋遢我那时候就有多邋遢!!!


然后我刚刚下楼到便利店挑方便面的时候,有个男的就进来了。


穿得很潮,虽然我们都带着眼镜但他颜值明显比我高,因为是同款眼镜所以我对他多留意了一下....


我挑好方便面的时候他正在挑芒果,我平时也挺喜欢吃芒果的,所以我就走了过去,看到他挑的芒果每一个色泽都很好看看起来就很甜,我就随口问他,哥们,给女朋友挑芒果啊。


我保证我那时候要是能重来我一定!!!一定不会上去搭讪!!!更不会忘记我是连着语音的!!!绝对会收拾好方便面直接走人的,去他妈的芒果,去他妈给女朋友挑!!!


他右耳带着耳机,左耳没有,他侧过脸瞄了我一下,重新低下头去挑芒果,不理我,我那时候很尴尬,就打算走的时候,他就重新抬起头,仔细地看着我,说,“给男朋友挑呢。”


妈的!长这么帅居然是个gay!我当时脑子里全是这句话,我后退了两步,拎着方便面就想走人,但是另一个声音从我的耳机里传出来了!!


“给男朋友挑呢~”


是我女朋友的声音!!一个大汉子不用变声器的时候那种声音emmmm还挺好听的,但是!!你知道那种对比差别吗!!一个男的声音和你软软的女朋友声音说着同句话,那种雷场面你知道吗!!你理解吗!!


后来他就抬手揉了揉我乱七八糟的头发,直起腰来,对着我笑:


“小奈布~我们见面了哦~”


我靠!!!


我当场被震惊得一动不动,在女朋友摇身一变变成一米九多的男人的场景中完全楞住了。


他却很主动,拉着我的手去付款,那双桃花眼笑啊笑啊,收银台的小姐姐都被他笑得面红耳赤手忙脚乱连码都差点扫不了好吗!!


等出了便利店大门我才回过神,猛地抽出被他紧紧握住的手,推开他离我越来越近的身体,我大声吼他:


“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这个时候突然脸一下子就挎了下来,嘴翘得老高,桃花眼也垂了下来,很委屈很委屈得对我说:


“因为我太喜欢太喜欢你了。”


我靠!!!


这是什么回答!!!


为什么现在场景弄得像是我在欺负他了???


虽然我被他委屈地盯着弄得我脸红到不行,但我还是很义正言辞地对他大声说:


“我们不可能的!”


“好好好知道了小奈布我们上楼去啊,楼下冷。”他就重新拉住我把我带上我家。。。。


为什么他连我家在哪都清清楚楚啊!!!


顺便用他的钥匙开了我家的门。。。


对。。。


他的钥匙。。。


对于这件钥匙他的解释是他有次看见我出门忘记拔钥匙所以他作为一个好邻居的义务就是把钥匙拔下来去配了一把新的自己收藏,老的钥匙藏在我门口地毯下面(我放钥匙的地方)原来他就是我邻居啊我靠!!!


他就进了我家门,说刚刚在外面着凉了叫我去洗个澡去喝感冒药,他去帮我煮方便面。


我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才回过神过来,气势汹汹地冲出卧室门打算把他骂个狗头淋血,让他知道欺骗他人感情以及随便配别人钥匙的后果!!!


没想到一出门见到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招呼我坐到他身边说面刚刚好熟了叫我过去吃。


我:哦,好。


然后他就穿着我的拖鞋去打开了电视,顺便去我卧室拿了一个靠枕出来,然后笑着对我说,这个靠枕靠腰舒服。


他对我家是有多熟!!!


我还在吃面的时候他就看了一下表,说这么晚了你也该睡觉了,所以他终于要回去了吗!!


没有,他说他找不到自己家钥匙了只能求我收留他,我微笑。


好啊。


您可给我睡厕所去吧。




【已赞同】  评论 感谢 转发

评论区

----------------------------------


jack

奈布????是你吗??考虑考虑开下门让我进去你卧室吗,外面很冷。 赞14227

22:17



良心医院从来不用假药 > jack 赞13723

哦哦哦哦哦!楼上认妻现场!!!!

22:23



东边有椅子啊              赞11058

确定是求助帖而不是恩爱帖吗。

带上墨镜。

22:51
 



我真的是钢铁直男(楼主)>jack 赞10022

不考虑,滚。




>>>>>> 查看更多评论 <<<<<<<

童养媳

佐助视角日记

ooc属于我

5月22日   大雨

我是宇智波佐助。

今年20岁。

是一名医生。

在昨天晚上我遇见了鸣人。

 

昨天晚上从诊所下班后回家的时候经常走的那一条路因为早上发生过抢劫杀人事件被用黄色的警示条封了起来。

 

所以我走了另外那一条小路。

 

那里经营着一家经常可以听到孩子哭声的孤儿院。之前还有网友还曝光过他们虐待儿童的事情,但因为没有明确证据而不了了之。

 

但那天晚上从那里传出来的哭声凄冽得恐怖。

跟我一同走的手鞠鹿丸也感觉到不对劲。跟在我后面的香磷也微微打了一个寒战。

 

这个时候有个差不多七八岁的小男孩从二楼断裂的铁钢筋那里一跃而下,跳下来的时候很明显肚子磕到了地上的那块石头。他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之后就在地面上捂着肚子呕吐。

 

他后面有几个教官一样的人在他身后追赶,嘴上用着一些极其不堪的语言咒骂他。

 

他慌了神,连忙往四周望望有没有可以求助的人。

 

于是他看见了我。

 

他拖着一条很容易看出来骨折了的腿向我一瘸一拐的挪过来,他的嘴角还留着刚刚跳下来时因为磕到肚子吐出的淡淡血迹,他的身上有很多淤青,衣服沾满了肮脏的泥水。

 

但他的眼睛清澈得就像我上次特地请假去看的那一片湖。

 

他一说话就开始剧烈咳嗽,手鞠帮他拍了拍背,他努力平复呼吸时手却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角,但又害怕弄脏我的衣服便又松了松手,随即便继续牢牢抓住。

 

“帮帮我爱罗!”他终于说出话了,“求求你们!帮帮我爱罗!”说着“砰”地一声跪在了我们面前,“他们在打我爱罗!”一边哭喊着一边给我们磕头,“我爱罗会死的!”那几个教官一样的人这个时候迅速冲了上来,一人抓住他的一边手,狠狠地扯了他一下,带头的那一个媚笑着对我们解释他只是脑子有点问题。

 

“求求你们!救救我爱罗!”

 

他绝望地朝我们哭喊,那一位正在向我们解释的教官随即狠狠地甩给了他一个很响的耳光。

 

“叫你跑出来!”

 

“不要....不要...我不要进小黑屋,我....”他的声音立刻消了一个度,“为什么不帮帮我们...”他的泪水绝望而又安静地落了下来。

 

对着那一双眼睛,我无法无情地不作为,于是我抓住了那只正甩了另一个耳光给他的手。

 

油腻腻的,真恶心。

 

他估计没料到我会突然出手,手被我一扭就抱着自己的伤手在地上打滚。

 

“把他放下来。”

 

我对着他命令道。

 

他们不肯妥协,就把目标转到我们一行人身上。

 

手鞠立刻踢了走的最前的那个人一脚,正中他的私处。

 

鹿丸估计也对自己老婆的暴力行为目瞪口呆了一秒,便又露出往日里那副真麻烦的样子去跟他们交谈。

 

估计是鹿丸的恐吓加洗脑起了作用,他们重新回去了孤儿院,把另一个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着的红发男孩扔了出来。

 

原本一直被香磷护住的他从香磷怀里挣扎出来,立刻去察看男孩的情况。他握着名叫做我爱罗的孩子的手,止不住地流泪,止不住地道歉。

 

我们没有带他们去警察局,因为鹿丸和他们妥协说不会报警。

 

只好带着他们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原来已经下班了的医院。

 

我爱罗的情况极其严重,因为怀疑可能会脑瘫,必须现在就送入ICU。

 

于是由我带着他去洗澡检查,他跟在我后面很乖,很听话。

 

我趁机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漩涡鸣人,很好听。

 

找了件我原本要送给别人的我小时候的衣服给他,他穿起来很显大,可能是因为他太瘦了。

 

洗完澡的他头发现出原来的颜色,原来是那种耀眼的金色。

 

很配他的眼睛。

 

洗完澡我就带他去上药,他听到要上药,很自动地把上衣脱了下来,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他全身。

 

满身的淤青,还有一块地方已经结了很厚的疤,却又被狠狠打裂,裂开的地方缓缓流出血水。

 

我忍不住摸了一下。

 

他浑身颤抖,整个人僵住了,“是他们打的吗?”我用我平生最温柔的声音询问他。

 

他随即很快地摇了摇头,又缓缓地点了点头。回过头对我腼腆地一笑。

 

“没事了嘚吧哟!”

 

我默默地帮他上了药,绑上绷带,接着带他去照X光。

 

他很坚强,那么严重的伤被那么刺激的药品那么一覆盖,也就微微颤抖了下而已。

 

我知道,他是在尽量不给我们添麻烦。

 

X光结果要等一会儿,鹿丸和我一起为他骨折的那条腿简单地处理了一下防止他恶化,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困吗?”我问他。

 

他点点头,我就让他到我办公室的沙发上去睡觉,还给他盖上了我睡觉专用的毛毯。

 

他感激而又担心地看看我,迟迟不肯入睡,我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对他说。

 

“我在的。一直在的。”

 

 

5月23日   晴

 

他的报告出来了。

 

我爱罗也转出了ICU病房,但仍然住在他楼上的重症病房里,那个孩子情况真的不容乐观。

 

鸣人断了四条肋骨,胃部还因为受了巨大撞击而需待检查。

 

今天给鸣人换绷带的时候他一直在傻笑,可能因为我今天去带的早餐是据说他非常喜欢的拉面。

 

他问了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叫宇智波佐助。

 

 

 

5月25日   多云

 

我爱罗终于醒过来了。

 

但鸣人还是不能去看他,因为他现在呼吸道很脆弱。

 

鹿丸和手鞠决定收养我爱罗,因为手鞠的身体状况不能怀孕,而且手鞠说我爱罗极其像她去世的一个弟弟。

 

鸣人的肋骨和右腿腿骨已经接了回来,他现在能柱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朝我飞奔过来。

 

他真的很喜欢我。或者说喜欢我给他带的酱汁拉面。

 

因为决定收留他一段时间,于是昨天晚上就带他回了我家。

 

鼬也很喜欢他。

 

 

 

5月29日   多云

 

从那天晚上起已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了。

 

他越来越适应这边的生活,和鼬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可能这是因为他喜欢吃鼬做的甜食吧。

 

这一点很蠢。

 

 

6月2日    雨

 

真是太糟糕了。

 

鼬搬了出去,和他的男朋友止水一起。

 

鸣人很难过以后吃不到鼬的甜点了但仍然很伤心很听话地给他挥手说再见。

 

鼬摸着他的脸的时候亲了他的额头一下。

 

他看起来很开心。

 

 

 

6月5日

 

 

今天带他出去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

 

他不愿意去学校。

 

他自从鼬走后性格越来越内向。

 

这个状态看上去像忧郁症。

 

但,他之前那今天的状态明明很积极的啊。

 

算了,等明天小樱过来帮他看看。

 

 

 

6月8日  大雨

 

他得了忧郁症。

 

这我并不太意外。

 

从那种人间地狱走出来还能积极面对的没有几个人。

 

他做的已经足够好。

 

接下来交给我就好。

 

 

 

6月12日  大雨

 

小樱温柔地询问他。

 

他说自己每天起床看着我家的天花板总是有一种很强烈的不真实感。

 

他每天睡醒起来依旧身体冰凉,跟在孤儿院一样。

 

每天睁开眼看见我家的天花板总是以为是他之前在孤儿院睁开眼时候看见的上铺床板。

 

孤儿院给他的伤害是一辈子的。

 

我只能尽量让他开心起来。

 

我让他以后跟我一起睡,我会一直抱着他。

 

我对他说。

 

“只要你醒过来感觉身边有热量,有我,那你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孤儿院,是在你的家。”

 

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

 

但每天晚上有个小家伙在你怀里微微呼吸颤抖,怎么说呢。

 

很心安。

 

 

 

 

6月17日   上午   多云

 

今天带他去医院看了我爱罗。

 

告知他要去看我爱罗的时候他极其兴奋。

 

出门时连衣服没有穿好,把围巾系在里面,就兴冲冲地冲出了房门。

 

我重新把他叫回来,替他仔仔细细地整理围巾,他这个时候就伏在我肩上,说他最喜欢我了。

 

我那个时候笑了一下。

 

他去医院的时候跑得很快,我都差点快跟不上去了。

 

 

 

6月17日

 

早上带他去看我爱罗的时候他都无比兴奋。

 

但打开我爱罗病房门时他却瞬间嚎啕大哭。

 

我冲上去,问他怎么了。

 

他没回答,就向我爱罗奔去。

 

最后他把我爱罗的头拉到他怀里,哭着对我爱罗说没事了现在没事了我们出来了。

 

哭得很难看。

 

我爱罗很宠他,还帮他削了一个苹果。

 

他们两个孩子说话的时候鹿丸找到了我。

 

说想要让鸣人和我爱罗指出孤儿院的种种虐童迹象,我同意了。

 

回家的时候鸣人还吃着半个我爱罗给他的苹果,我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

 

我问他那一天为什么我爱罗会被打成那样。

 

他沉默了。

 

后来他告诉我他那一天顶撞了教官。

 

因为这个教官和院长决定关他去小黑屋一个星期,我爱罗替他拦住了。

 

于是他们便暴打他和我爱罗。

 

他虽然只说打了这一次,但我不相信他们只打了这一次。

 

鸣人身上的淤青就是最好的证明。

 

 

 

6月25日

 

鹿丸准备好证据了。

 

他一开始向微博推特上面发布孤儿院虐待孩子的证据与资料。

 

网友们果然气愤不已。

 

他们不远万里从各种地方来到这家孤儿院门口游行示威。

 

威胁他们交出孩子。

 

我告诉鸣人他能不能去为了孤儿院里面其他的孩子录视频控诉他们。

 

本以为他会犹豫拒绝,但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勇敢地在大众面前撩开衣服给人们看他上面恐怖的伤口。

 

果然人们都越来越愤怒了。

 

 

 

 

6月28日

 

孤儿院把孩子分流了。

 

不能保证孩子们都会被收养,但至少他们不会再被暴打了。

 

鸣人那天被我带到警察局那里,准备办领养证。

 

他以为我要把他带回孤儿院路上和我闹别扭了。

 

他骂我混蛋佐助。

 

他拒绝向前走。

 

他开始向我示软。

 

他求我别让他回去。

 

他哭了。

 

后来把身份证上面的宇智波鸣人指给他看的时候他才破涕而笑。

 

亲了我一口。

 

眼泪都抹在我衣服上了。

 

但他非常开心。

 

 

7月6日

 

他学东西真的非常快。

 

他现在甚至从之前的腼腆尴尬变到会和我恶作剧了。

 

比如在我的面包里涂上芥末这种愚蠢的事。

 

嘴巴好辣。

 

 

 

 

7月9日

 

鼬今天回来了。

 

准确来说,是回来看鸣人。

 

还带着他的男朋友止水。

 

鼬带着一大堆自己做的甜食给鸣人,鸣人给了鼬一个大大的熊抱和脸颊吻。

 

鼬真的很喜欢他。

 

我小时候还没被这样对待过。

 

止水在鼬旁边微微笑着,揉了揉我的头,说。

 

佐助长大了呢。

 

我已经20岁了。

 

 

7月12日

 

鸣人今天很乖很乖。

 

在我没有发现我的书被他撕了一大页时我是这样想的。

 

虽然平时真的很宠他但这次做得真的太过分了。

 

那是我明天要交的研究作业。

 

我骂他的时候简直气疯了。

 

连“我送你回孤儿院”这种话也对他说得出口。

 

他明显被伤到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甚至睡不着一直微微颤抖。

 

真没办法。

 

只能把他搅进怀里。

 

并对他说对不起。

 

 

7月19日

 

今天和手鞠鹿丸一起去聚餐的时候我把鸣人带上了。

 

他和我爱罗两个人在看一本关于猫的漫画书。

 

鹿丸家有养猫。

 

他很羡慕。

 

 

7月23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

 

但到晚上十一点多我才结束那一个手术。

 

回到家时鸣人在沙发上等我回来,但已经睡得很熟了。

 

茶几上放着一个精致的小蛋糕。

 

这是他这几天出去帮拉面店老板看店赚的钱买回来的。

 

蛋糕很好吃。

 

 

 

7月28日

 

今天陪他去公园找我爱罗一起溜猫。

 

他帽子飞了好多次,我总是帮他捡回来帮他戴在头上。

 

他很喜欢猫。

 

 

 

8月6日

 

他今天跟我数他最喜欢的人。

 

我排第二。

 

他说第一是我爱罗家的猫。

 

 

 

 

8月12日

 

今天买了一只短耳猫给他。

 

他简直开心到疯了。

 

抱着我亲了好几次。

 

并且说我是他世界上最喜欢的人。

 

将来不会变成这只猫吗。

 

 

 

 

8月22日

 

好久没写日记了。

 

因为我觉得我对鸣人,不止是对孩子那么喜欢。

 

是对恋人那种喜欢吗?

 

不可能。

 

我没有恋童癖。

 

 

 

 

9月4日

 

今天带他去上学。

 

昨天晚上抱着他睡觉的时候闻着他的味道突然硬了。

 

 

 

 

4月15日

 

已经有将近6年没有写一点日记了。

 

鸣人16岁了。

 

昨天晚上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突然有人把手覆盖在了我手背上,还偷偷吻了我一下。

 

很轻。

 

亲在了我唇上。

 

我轻轻地回吻了一下。

 

但他好像跑了。

 

可恶。

 

 

 

 

4月23日

 

鸣人喜欢我?

 

这是我从他没有锁的日记本里看到的东西。

 

希望是认真的。

 

 

 

 

 

4月25日

 

喜欢他。

 

好像更喜欢他了。

 

 

 

 

5月3日

 

鸣人的高中放了假。

 

他大大咧咧地像小时候一样坐在我腿上抱着猫由我搂抱住他看电视。

 

没有目的地换着台,他忽然转过头喊了我一句。

 

“佐助。”

 

果然,他喜欢我。

 

他吻住了我。

 

很甜很湿润的一个吻。

 

可能是他刚刚吃过冰箱里的香草雪糕的原因。

 

 

 

 

5月27日

 

交往了。

 

他果然很嫩¥#%&%#¥##

 

不写了。鸣人叫我了。

 

 

 

 

5月28日

 

他现在在被我睡了之后极其恼怒。

 

他说他明显是攻。

 

但已经喜欢上他了。

 

没办法逃走了。

 

不可能让他逃走了。